当前位置:首页 > 运维

电信王兴刚:这么做的都是“耍流氓”

作者:it技术知识网 阅读次数: 时间:2019-08-13 08:36:25

  中国这么多快递公司,它们对员工实时位置的监控毫无疑问是隐私数据,但这个数据用在工作时间是可以的。也就是说,隐私数据不是说完全不可以使用,而是这些数据要使用的时候一定要结合明确的场景,一切不结合场景的数据需求都是耍流氓。”提到用户的数据隐私问题,王兴刚如是说。

\

  图: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兴刚

\

  4月18—19日,在参加2018大数据产业峰会(Big Data Industry Conference 2018)时,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计算分公司副总经理王兴刚就信息化和数据安全等问题接受了环球网科技记者的采访。

  记者:您对Facebook泄露用户隐私事件有什么看法,中国电信未来在用户信息隐私方面有什么布局?

  王兴刚:其实,隐私保护分为两个层面,一个是技术上,一个是管理上。Facebook用户数据泄露事件是一个标准的管理上的失误,既不是后台被黑客侵入把数据偷走,也不是员工进入内部数据库。因为数据后续没有做相应的阅后即焚处理,辗转过了一年多才发现问题。

  中国电信在数据的管理上来说,绝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明文的用户隐私数据,比如我们跟清华大学的学者一起做研究,做整体分析时不需要知道具体用户到底是谁,就可以把它完全脱敏掉,把用户用一个代码来体现,然后做相应的分析,最后得出一个统计结果。

  另外,从技术来讲,能够接触用户隐私数据的内部管理流程是非常复杂的,换句话说,一般人想看是不太可能的,因为隐私数据在内部来讲都是物理隔离的;外部更是没有可能从技术角度去碰到这个数据。目前,我们也跟信通院在讨论通过联合实验室,对数据在保护隐私的前提下做一些数据标准——根据数据的可开放程度分成白名单数据、黑名单数据和灰名单数据。逐步把它研究清楚,然后去讨论它开放的方式。

  在这里有一个特殊情况,也就是说其实没有的黑名单和白名单数据。最典型的例子:中国这么多快递公司,它们对员工实时位置的监控毫无疑问是隐私数据,但这个数据用在工作时间是可以的。也就是说,隐私数据不是说完全不可以使用,而是这些数据要使用的时候一定要结合明确的场景,一切不结合场景的数据需求都是耍流氓。

  比如快递员和快递公司之间是一个雇佣关系,管理者在上班时间对快递员所在的位置是有管理权限的,这个也符合《劳动法》。但下班时间原则上不可以,因为那属于私人时间。怎么办?通过员工给企业授权,也就是说数据的使用一定要结合场景,不结合场景的数据需求都是耍流氓,只有真正的结合场景的数据开放,才能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而不是一棍子打死或者一放就乱、一管就死。

  记者:从行业来讲,包括阿里、华为、新华三等目前都在布局自己的数据或者云生态,电信与行业其他平台的竞合关系是怎样的?

  王兴刚:层的大数据的处理能力上来讲,大家各自都在做。在基础能力来讲,其实我们跟华为、新华三也都有很多的合作,因为我们不生产硬件,所以在应用实践上,跟华为在云服务上有战略的合作,在共同推广云服务。对产业整体来讲,大家合作的层面不一样,竞争也在所难免。

  但作为数据源企业,中国电信在数据开放这件事情上做得要比很多互联网企业做得好。目前一些互联网企业在数据开放上与其体量不符,或者说与之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差很多。而且,这关键的一步一定要走出去,有的互联网公司更多的是把一些方法论、基础分析和处理能力开放出来。但是,在数据开放这个领域来讲,运营商应该是走在社会的前面的,现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记者:全球来讲,中国跟国外相比的的话,差距在哪?短板的补齐有没有一个时间预测?

  王兴刚:在基础的大数据处理能力上,如基于开源社区的大数据平台架构这个能力来讲,其实我们现在落后于国外至少两三年,甚至更多。而且坦率说,中国赶超国外的这个先发优势其实并不容易。

  另一方面,虽然我们的应用非常多,市场潜力非常大,但是大家更多使用的是私有数据,外部开放的数据还很少,因为整个社会的开放程度不高,因此带来的数据的质量也都很差。

\

  实验的结果是,数据越用越好用,数据越用质量越高。所以,大家应该更早更快的把数据开放出来,再通过应用再反哺数据,实现数据质量的提高;进一步不断采集新的数据,这种螺旋式上升,才会发展的更快。数据的采集、存储和处理本身需要一个积累和沉淀的过程。这个过程是必须要走的,谁也不可能直接跨过去的。央企也好,为几亿用户提供服务的大型互联网企业也好,这种社会责任感是必须要承担的。

本文链接:电信王兴刚:这么做的都是“耍流氓”

友情链接:

大悲咒经文 佛经 观音心经